防空洞的逸事,阳台上的罪恶

放手

编辑:看故事网来源:gs.kankanmi.com 点击:次评论

一个神情异常的中年男人敲开了心理诊所的门。

“需要帮助吗?”医生让他坐下。

“是这样的,”中年男人吞吞吐吐地说,“最近我老是做噩梦,而且还是同一个梦。”

“说说看。”

“我梦见我被困在一棵百米高的大树上,脚下踩着一根摇晃的树枝。头顶有一只手伸过来,我也不清楚是谁的手,但为了不让自己掉下来,我就拼命抓住这只手。”

医生皱着眉头想了想,问:“你的婚姻生活幸福吗?要说实话。”

中年男人犹豫了一下:“不幸福。”

“根据我的分析,这个梦就是你潜意识的反映,树枝象征着摇摇欲坠的婚姻,那一只手象征着你的老婆。”医生给他出主意,“下一次你做梦的时候,就在梦里劝自己放手。”

第二天早上,某一座小区里发生了一起坠楼事件。坠楼的是一个中年男人。

目击者说,他本人住在十八楼。昨天午夜时分,他看到对面的阳台上一如既往地出现了一对男女,男的把身体垂在阳台外面,女的拼命拉住他。因为害怕她分心,目击者不敢发出声音。就这样,他们一言不发地僵持了十分钟左右。突然,男的一反常态,竟然放手了……

“我怀疑,他们都有严重的梦游症。”目击者肯定地说。

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:放手

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:

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

阳台上的罪恶

编辑:看故事网来源:gs.kankanmi.com 点击:次评论

一、目击者

白云生像以往一样准时醒了过来,他洗漱完毕,看了一眼钟,9点50分。他走上阳台,把望远镜举起来,野鸽子还没飞过来,不过应该很快了。鸟类的行为是很有规律的,而作为一个鸟类学家,白云生的生活同样有规律。

河对面阳台上的男人也在,这个时间,他一般都会在阳台上晒太阳。男人戴着鸭舌帽,看姿势像是躺在一张椅子上,阳台是两面高中间低的V字形,他的脸朝着侧面,似乎在和谁说话。由于角度问题,白云生看不到男人右边的位置,他微笑着想:这年头生活有规律的人太少了,能碰上一个也算荣幸。

野鸽子飞过来了,在那幢楼前飞来飞去,不时停留在某一户人家的阳台上,然后又飞起来继续盘旋。白云生的望远镜镜头跟着鸽子晃来晃去,突然,他发现对面的阳台有些异样。

平时老老实实地坐着晒太阳的男人,不知怎么变高了,白云生以为他是站起来了,但随即发现,那男人的姿势十分古怪:上身向前倾,一只手向后挥打着,另一只手则死命地抵着阳台的墙。因为阳台是半封闭的,白云生无法看到下面,但他能感觉到有人从下面在推那男人。

男人的上半身越过了阳台,他挣扎得更加激烈了。白云生的心怦怦乱跳,可离得这么远,他赶不过去,报警恐怕也来不及了。就在他犹豫的时候,男人张大嘴似乎喊了句什么,整个身体不情愿地越过了阳台,坠落下去。

白云生惊叫一声,用望远镜向下看。其实他也知道,自己的楼层是12楼,对方的楼层也差不多,摔下去绝无生还的希望。于是,他颤抖着手拨打了报警电话。

报警的不仅有白云生,还有一个过路人和住对面那幢楼10楼的人。由于观察的角度不同,三个目击者提供的资料也不相同。

警官陆涛仔细地看着这三份记录:

过路人说,他听到空中有人喊叫,没等抬头,那人已经摔在了地上,血肉横飞。至于喊叫什么,和死者摔下来之前的状态,他一无所知。

住10楼的是个女孩,她在阳台上晾晒衣服,突然听见有人喊救命,她确定是楼上传来的声音,抬头向上看,没想到“呼”的一声,上面飞下一个人来。

白云生目睹了死者坠楼的全过程,但是离得远,他没有听到对面的声音。根据白云生看到的情况,陆涛觉得不像是一起自杀案或意外,尽管从现场看非常像。

现场的阳台上有一张轮椅,轮椅上有一本书和一支笔。看来,死者临死前在看书。书和笔上都没有其他人的指纹,检测后已经封存起来。死者的手指缝里有一根头发,当然,这也可能是死者自己的。陆涛小心地将头发装进小瓶里,带了回去。

死者叫梁清,是个作家,和妻子王月玲居住在1201室。王月玲是国企的会计,案发当天是周三,她在单位上班,梁清一个人在家。地面的瓷砖清洁过,没有鞋印。因此,警方倾向于认为梁清是自杀,在得知他的身体状况后就更加肯定了。

梁清在一个月前瘫痪了。半年前,他得了脊髓炎,虽然经过治疗有所控制,但一个月前病情突然加重,双腿瘫痪。一个瘫痪的人想自杀很正常,而且,脊髓炎这种病,最后可能会导致失明。

二、瘫痪者

陆涛总觉得不对劲:根据白云生和10楼女孩的证词,死者坠楼前曾拼命挣扎,而且,想自杀的人又怎么会喊救命呢?

但是,大部分人都认为是自杀,对陆涛提出的两个疑点,大家也认为容易解释:首先,双腿瘫痪的人爬墙,动作肯定和普通人不一样。离那么远的距离,白云生在望远镜里看到的情景,有可能误认为梁清是在挣扎。其次,10楼女孩听到的“救命”声,从心理学角度讲,也很容易解释。人的记忆是不可靠的,在遇到强烈刺激的情况下,往往会臆想出一些情节来,让事情变得合理。比如一个溺水被救的人,腿上有伤口,他坚持说是一条鲨鱼攻击了他,甚至连鲨鱼的颜色都说得一清二楚。事实上,那片水域从来没有鲨鱼,他的腿不过是被水下的石头割伤了。在此案中,女孩很可能先看到人摔下来,潜意识里觉得那人应该会喊“救命”,从而在内心坚信这一点。

陆涛找到了给梁清治疗的医生。医生说,梁清的病本来已略有起色,最近突然加重了。脊髓炎是医学难题,没有明确的发病规律,这并不奇怪。

陆涛突然想起了一件事:“按梁清的病情,他有可能自己爬到一米高的墙上吗?”医生想了想,说:“应该很难,脊髓炎的瘫痪是从腰部开始的,很难用上劲。不过,上肢力量非常强的人,也许可以办到。”陆涛眼前闪过梁清的尸体:那是个典型的作家,双臂白皙瘦弱,指尖因为长期敲键盘而发平。

陆涛调查了梁清的经济状况:他不算是畅销作家,收入与妻子差不多。住的房子是几年前买的,这几年房地产升值,倒是值不少钱了。

陆涛回到警局,一个穿西装的女孩正在等他。女孩叫陈雨,是保险公司的职员,负责保单的审核和理赔。她开门见山地说:“我代表公司来向警方求助,我公司也在调查,但最终要以警方的结论为准。如果警方确认梁清是自杀,我公司将不用赔偿;如果警方确认是死于意外或者凶杀,我们就得支付保险金。”

陆涛愣了一下:“梁清买保险了?”陈雨点头:“人寿保险。一年前买的,那时他还没有得病。说是结婚纪念日给老婆的礼物,保额三百万。”

陆涛问:“死者的妻子知道吗?”陈雨说:“知道。我已经找过她,她问什么时候能拿到保险金,我说要等警方的结论。”陆涛点点头:“回去等消息吧,保持联系。”

陈雨走后,陆涛接到了技术科的电话:那根头发的鉴定结果出来了,并不是死者本人的。

三、受益者

这时候,死者的妻子王月玲也来警局了。与第一天在现场露面时相比,她沉稳了许多,脸部白皙俊秀,身穿职业套装。她问:“我丈夫的事有进展吗?”陆涛谨慎地说:“初步判断你丈夫是自杀,不过还有些疑点。”

王月玲吃惊地说:“我丈夫很乐观,怎么会自杀呢?他一定是出了意外。”陆涛纳闷地说:“他能出什么意外呢?人都瘫痪了。”

澳门新葡8455手机版,王月玲说:“我丈夫的腿瘫痪后,一直坚持做康复锻炼,即使在阳台上晒太阳,他也经常用胳膊搭着阳台的墙尝试站立。我想,他一定是用力过猛,摔下去了。”说着,她拿出一份病历,只见医嘱里写着:“药物治疗为主,康复锻炼为辅。建议依靠上肢力量多做站立尝试,刺激脊柱感应。”

陆涛有点意外:“光凭医嘱,也不能完全说明他不是自杀吧?”

王月玲又拿出了一份出版合同:“您看,这是他一周前收到的出版合同,他的一部长篇小说很快就要出版了。收到合同时,我丈夫还很高兴,说他这部小说一定会流芳百世。您觉得他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自杀吗?”

陆涛看了看出版合同,觉得事情可能和自己想的不一样。自己原先的疑点,用意外坠楼也同样可以解释。首先,如果梁清遵照医嘱,每天在家锻炼,那么,他的锻炼动作在一个远处拿望远镜的人看来,肯定是十分古怪的,也有可能被误认为是“拼命挣扎”;其次,如果梁清是锻炼时不慎失去平衡,双腿瘫痪的人协调性很差,跌落时拼命挣扎也很自然;最后,如果确实是意外跌落,梁清在跌落的一瞬间大喊“救命”也很正常。果真如此,保险公司就应该赔付给受益人王月玲。

澳门新葡亰平台游戏,王月玲走后,陆涛把新情况和同事们进行了分析,大家基本同意他的判断:梁清自杀的可能性降低,而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则增加了。

当陆涛把案情进展通报给陈雨时,陈雨却提出了质疑:“如果他是自杀,一般都会有遗书留下来。不知道警方有没有发现类似的东西?”

陆涛眼睛一亮,跑进了证物科,说:“梁清坠楼案现场的书,马上给我找出来。”他拿到封存的证物袋后,戴上手套,小心地翻开书,一页页查看。

www.8455.com,这是一本海明威的《老人与海》,在现场发现证物时,主要关注书上是否有其他人的指纹,以及撕扯的痕迹,并没有注意书上的字迹。陈雨的话提醒了陆涛:以梁清当时的状态,如果他想自杀,极有可能留下字迹。王月玲也说过,梁清读书时身边总带着笔,把一些想法记在书上,而现场的轮椅上就有一支笔。

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:阳台上的罪恶

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:

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

防空洞的故事

编辑:看故事网来源:gs.kankanmi.com 点击:次评论

我们医院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,有一半的家属区是建在半山上的。那座山是个森林公园,一直对我们医院开放,其实不开放也不行,走几步就到了。我平时很少上那个山,因为我觉得爬山是项很无聊的运动,我情愿多走两步去游泳。话说有一天我心血来潮,那时候还是实习的时候哪,我和我同学找了个相机说去山上照几张相。那时候是秋天,山上的红叶很漂亮,我俩下午5点一下班就去了。在山上玩够了开始下山,那时候天已经很黑了,还没有路灯,我们两个很小心地往下走,还有1/3就接近平原的时候我俩说歇会儿吧,反正这里已经是医院的范围了,安全的很。我俩就在路边找了草堆坐下来了,在那里天南海北的侃大山,过会儿我同学突然不说话了,然后“啪”打了我一下,我莫名其妙地问她:打我干吗?她说:你打我了。我笑笑没理会她,接着聊天。过会儿她又打我,还是这么说,我也没理她。当她第三次打我的时候我崩溃了,我怒吼:你又打我干吗?她竟然理直气壮地说:本来就是你先打我吗。

瞬间,她的眼神凝固了,因为她看到我的手一直在前面抱着我的腿,怎么可能打她?!我俩同时回头,什么都没有。

气氛很紧张,于是我问她,是不是你错觉啊,树枝吧?她说:有可能。我俩也没心情聊天了,站起来准备走,可是刚站起来又禁不住好奇看后面,我俩用手机照后面,一看,不对啊
,这后面不是山体啊!杂草后面分明是个铁门,锈迹斑斑的,一个不知道什么时代的锁头挂在上面,估计钥匙都不知道哪里去了,我俩很好奇,就趴在门上往里看,可是什么也看不到。

第二天我同学不舒服,说一晚上没睡好,一睡觉就梦到有人拍她后背,我也没在意,过了不知道多久她也不提这事了。后来,就是去年,我准备辞职走人的时候,有一天和护士长聊天,她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,87届,据说那时候我们学校就在这个医院的后山上上课。我俩聊着聊着不知道怎么就说到我同学那件事了。我们护士长嘴巴都大了,然后和我说:你知道吗,89年的时候我在这里上课,那时候在这个医院有个男战士把一个女战士给奸杀了,就抛尸在你说的那个洞里。那是个60年代就已经废弃的防空洞,70年代的时候当部队菜窖,后来太黑就没用了。自从他抛尸之后每个去爬山经过那个山洞的人都感觉怪怪的,部队一直找不到那个女兵,就按照失踪处理了。这事很快被人忘记了,直到有一天那个女兵的一个好朋友,经过那个防空洞的时候打算休息一会儿,可是坐在那里总有人拍她肩膀,她害怕得要命跑回连队,晚上就梦到那个死去的女兵问她:为什么不理我啊。

她起来越想越不对,马上自己一个人跑到防空洞里,结果发现了那个女孩的干尸,距失踪已经两年多了。

护士长说:快30年了,怎么还不走呢。

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:防空洞的故事

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:

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

You can leave a response,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.

Leave a Reply

网站地图xml地图